当前位置:裴营网>财经>正文

蔡红标:全球掀起降息潮 中国应留有后手

2019-11-23 21:02:00 来源:裴营网

自欧洲央行9月12日降息以来,全球已有29家央行降息。面对美联储将于9月份降息的几乎一致预期,降息风暴席卷全球。中国央行的方向引起了极大关注。

“中央母亲”为何降息

全球29家央行都有自己的降息考虑,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首先,高利率(10%以上)国家,当国内通胀放缓时,央行将暂时降息。例如,土耳其降息750个基点至16.5%(自2018年初以来高达43%),乌克兰降息至17%,埃及降息至14.25%。加纳为16%,尼日利亚为13.5%。尽管大幅降息,这五个国家仍然担心高通胀,这是一个冒险的举动。其次,利率在中高地区(5%-10%),如墨西哥、南非、巴西、印度尼西亚、俄罗斯、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格鲁吉亚、越南、印度、吉尔吉斯斯坦等10个国家的央行。可以看出,这10个国家由于经济基础薄弱和增长质量差,容易受到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应该指出的是,在前一个黄金发展时期之后,巴西、南非和印度进入了平稳时期。过去长期高速发展所掩盖的深层次经济问题正在成为其进一步发展的障碍。第三,中低利率(2.5%-5%)的国家或地区,如巴拉圭、马来西亚、菲律宾、智利和沙特阿拉伯。这些经济体有着相对良好的经济基础。它们可以分为两类:马来西亚和沙特阿拉伯基本上接近通缩或已经通缩,降息的空间可能更大。然而,巴拉圭、菲律宾和智利存在经济低迷但一定通胀的矛盾,为未来降息留下的空间很小。第四,低利率国家(低于2.5%)也可以分为三类:牙买加已经陷入衰退,而cpi为4.3%,这使得降息变得困难。泰国接近通缩。新西兰、澳大利亚和韩国是发达国家,受全球经济影响很大。他们的增长正在放缓,接近通缩。跟随全球降息趋势是合理的。

美国的情况相当特殊。一方面,美国经济在2018年增长了2.86%,超过了过去10年(1.76%)、20年(2.2%)、30年(2.5%)和40年(2.65%),略超过50年(2.8%)。从趋势来看,美国已经从次贷危机中复苏,但仍难以与本世纪初的实力相比。另一方面,就季度国内生产总值而言,自去年第二季度以来,已经有四个季度放缓,今年第二季度仅为2.28%。至于通胀,基本上低于美联储今年高度重视的2%的目标值(7月份为1.8%)。

首要任务是确保就业和合理的通货膨胀。

一般来说,一个国家的统治者都希望增长得越高越好。因此,当经济面临压力时,他们指示央行“排水”。然而,央行的政策目标绝不仅仅是“确保增长”。对大多数央行来说,首要责任是确保就业和合理通胀。没有就业,即使有最好的社会福利,人们的生活也只能维持低水平。通胀目标也很重要。美联储2%的目标并不激进。总的来说,2%-3%的通胀率相对理想,表明经济既不冷也不热——就像现在的“秋高气爽”。因此,从美联储的主要目标来看,今年进一步降息甚至两次是不明智的。即使美国国债收益率上下颠倒,三个月期利率仍处于发达国家的最高水平,许多专家一直说美国经济即将崩溃,但从经济晴雨表来看,至少美国股市非常艰难。因此,只要经济增长率高于2%(美国的自然增长率约为2%-2.5%),通货膨胀率低于3%,就没有必要危言耸听。

鉴于美国在世界上的重要性,只要美国经济没有重大问题,全球经济就不会像次贷危机那样重复“黑暗时刻”。此外,从利率的角度来看,有两点需要特别关注:第一,央行没有真正关注负利率的潜在破坏力。目前,全球负利率资产已达近17万亿美元。即使欧洲央行降息,负利率依然存在,欧洲经济仍只是“从疲软中反弹”。对欧元区来说,当务之急不是进一步放松,而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定的国际贸易环境。同时,长期负利率不仅会损害央行的竞争力,还会掠夺人们现有的财富。其次,央行必须为下一次重大经济危机储备足够的“弹药”。极度宽松的流动性和随后的量化宽松可以在危机时期作为政策的“法宝”,但只是偶尔,而不是长期政策。

现在的焦点是全球衰退的可能性、时机和深度。从全球来看,经济增长已经放缓,欧元区今年第二季度的增长率仅为1.1%(德国的增长率甚至为零,季度后为0.4%)。日本相对乐观。尽管第二季度的1.8%低于第一季度,但仍高于市场预期。尽管中国存在下行压力,但未来两年仍将在6%以上的目标区间内。因此,未来两三个季度全球经济衰退的可能性远没有普遍看法那么明显。当然,脆弱经济体的低增长甚至短期衰退是不可避免的。从稍长一点的时间来看,如果美国股市在明年年中进入熊市,那么明年第四季度或之后轻微衰退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总而言之,美国目前的增长放缓仍基本正常,至少经济仍接近自然增长率。尽管欧洲经济不尽如人意,但欧洲央行连续11年的宽松政策客观上难以达到预期效果。对美联储来说,现在需要展示的是其战略决心——即使一些领先指标不理想,利率中性也比短期经济刺激更重要。作者认为,如果决策时间推迟到明年第二季度,可能会更加从容。

冷静下来,伸出援手是当前的首选。

如果不包括2017年下半年的“去杠杆化”,中国的货币政策大部分时间相对宽松。在过去两年里,由于经济下行压力,“稳定杠杆”已成为首选政策。尽管如此,过去18个月的货币总量已经足够,以“定向减持”和“减持”为核心,制度创新的技术手段(如lpr机制)压低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是确保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足的标志。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市场一直在叫嚣降息,但央行只略微调整了mlf和lpr利率,而没有直接降低法定利率。原因是什么笔者认为今年上半年四大国有银行的净息差仅为1.83%-2.13%(略好于去年同期)。如果存款利率不调整,理论上有50-75bp的空间(综合考虑净息差和不良率),考虑到商业银行的历史负担和上市公司的市场压力,实际或更少。

对央行来说,目前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是通胀:尽管cpi尚未超过3%,但最近飙升的猪肉价格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中国可能存在某种结构性通胀。此外,面对未来一年左右的全球经济衰退,中国必须有足够的接班人。因此,目前中国不宜降低法定贷款利率。

简而言之,经济面临压力,但它的弹性仍然存在,因此保持冷静是必要的。有时,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相对竞争优势比暂时水平更重要。

本文来源于《中国证券报》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台湾宾果app 快乐赛车pk10 快乐十分钟 吉林11选5投注

上一篇: “光头警长”还没上长城,先上微博了
下一篇: 网易网盘将于11月30日关闭独立入口,第三方账号将无法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