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裴营网>科技>正文

「解读」沙特油田遇袭会改变国内油服企业经营现状吗?

2019-11-09 15:38:35 来源:裴营网

记者|曹礼

编辑|宸妃·亚

上周末,也门侯赛因军事装备用无人驾驶飞行器袭击了沙特的两个重要石油设施。该事件导致周一开盘后原油一度上涨逾15%,为1991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推动a股油田服务(以下简称“石油服务”)公司陷入长期以来的集体骚动。

自2015年油价暴跌以来,国内石油和服装业一直处于低潮,直到2019年才有复苏迹象。那么,对沙特油田的袭击会导致国内石油和服装业的逆转吗?

“放眼全球,石油和服装业的繁荣仍接近最低点。”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尽管目前接近每桶60美元的原油价格比2016年每桶26美元的最低价格上涨了一倍多,但全球石油和服装业仍需要消化被迫接受的低价订单,以便在低油价时期生存下来,而新订单的价格最近一直很低。以斯伦贝谢(Schlumberger)、贝克休斯(Baker Hughes)(早期数据未披露)和哈里伯顿(Halliburton)为代表的国际石油和服装巨头的毛利率在近十年仍处于低位。

国际石油服务公司毛利率低的背后是石油巨头资本支出疲软。2018年,五大国际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雪佛龙(Chevron)、皇家壳牌(Royal Shell)、英国石油(BP)和道达尔(Total)的资本支出均处于缓慢复苏状态,没有超过2009年金融危机的水平,导致全球石油和服装业出现一定的产能过剩。

与海外油气公司的不温不火的条件相比,国内的情况完全不同。

今年5月,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建华明确表示,“石油公司应落实增产储油的主要责任,全面完成2019-2025年七年行动计划的工作要求。”该计划被业内人士称为“七年石油会议战”,旨在确保中国的能源安全。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China Petroleum Economics and Technology Research Institute)在其《2018年国内外油气产业发展报告》中指出,2018年中国对国外原油的依赖接近70%,比2017年上升了2.5个百分点。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9年8月中国原油进口量为4217万吨,比上个月增长3%,比上年增长9.9%。上半年进口量同比增长8.8%,达到2.446亿吨。

从进口国来看,沙特阿拉伯是今年上半年中国进口原油的最大来源,进口量为3780万吨,占15.44%,其次是俄罗斯、安哥拉等。与此同时,中国的原油产量继续下降。

对外国天然气的依赖从2017年的41%增加到2018年的45%。中国在2017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后,在2018年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

在此基础上,确保能源安全已成为三桶石油的一个艰难目标。

今年年初,中石油(601857.sh)、中石化(600028.sh)和中海油(00883.hk)都将“增产增储”作为2019年度工作会议的首要目标,上游环节相对薄弱的中石化最为活跃。公司2019年勘探开发资本支出将接近600亿元,同比增长41%。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编制的《中国海洋石油加强国内勘探开发七年行动计划》提出,到2025年,公司的勘探工作量和探明储量将翻一番,这意味着未来几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资本支出每年需要增加两位数以上。中石油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预测,2019年勘探和生产部门的资本支出将同比增长约16%。王一林董事长进一步表示,中石油将进一步增加风险勘探投资,从2019年到2025年,每年拨款50亿元,是上年投资的5倍。

资本支出的增加部分是为了弥补“历史债务”。过去几年,国际原油价格长期徘徊在60美元以下。然而,由于开采难度大,国内石油企业的桶油成本普遍高于国外企业。2018年,中石油的桶油成本高达48美元。事实上,它在开采过程中处于低利润状态,导致其不愿意花费资本。这最终反映在输出中。自2016年以来,中国原油产量连续三年下降。

今年三桶石油的强劲资本支出给了沉默多年的国内石油服务企业一剂强心针。

据《中国日报》数据,神湾油气钻采服务公司收入增长中值达到26.5%,部分企业已经超过14年油价峰值水平,甚至达到创纪录高位。例如,中海油表示,未来订单的预付款在2019年第一季度创下新高。

更重要的是,三桶石油订单的确定性比以前更高。"只要油价不低于40美元,订单就会按时执行。"一位石油和服装公司的高管告诉记者。过去,当油价调整时,三桶石油可能会减缓以前订单的执行,导致石油服务企业在本期确认的收入低于预期。

石油服务企业收入的增长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毛利率。作为一个重资产行业,折旧在成本中占相当大的比例。以中海油服(601808.sh)为例,其2019年上半年19亿元的固定资产折旧占总运营成本的15.2%,这也是石油服务业的灵活性。与2019年上半年收入增长67%的去年同期相比,该公司的非净利润增长了2倍以上。

石油和服装业的复苏似乎即将到来。

尽管国内石油服务公司正在订购大量石油,但服务价格仍然很低。中海油工程(CNOOC Engineering,600583.sh)在其19年半年度报告中坦言,“决定行业繁荣的关键因素——价格水平仍然偏低,这反映在项目平均投资规模与行业繁荣之间存在相当大的差距,工程服务价格仍然偏低。”

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内油气项目采用全球招标的方式确定油气供应商。从全球角度来看,石油和服装行业存在一定的产能过剩,因此外国石油和服装公司在参与竞标时提供较低的价格,降低了整体定价基准。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国内企业有兄弟关系(如中国石油工程(600339.sh)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这两个公司都属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它们也只能在高于和低于此价格基准的一定范围内报价,并且不能成功投标,因为报价高于外国企业。

中海油服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当其收入规模与2013年和2015年上半年持平时,毛利率仍有很大差异,表明2019年上半年执行订单的价格仍然相对较低。

完整的订单和低价格同时存在。这是目前国内石油和服装企业的生活状况。侯赛因无人机攻击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这种状况?这正是我们想要探索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人驾驶飞机攻击在未来将如何演变尚不清楚,但从历史上看,即使有短期武装冲突,也很难改变石油价格的长期趋势。

关于1991年和2003年的局势,冲突前的紧张局势将对石油价格产生强烈刺激。然而,石油价格将在冲突后逐渐下跌,直到冲突结束。由于前两次冲突的持续时间很短,油价在高位上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因此在历史价格图上形成了一个峰值。

两次冲突结束后,油价走势完全相反。全球经济的增长率是这一现象的主要驱动力。1991年后的两年里,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约为2%,但2003年后的两年里达到了约4%。短期冲突只会扰乱油价,难以影响油价的长期趋势。

目前,国内石油和服装企业仍处于缓慢复苏状态。根据世界银行最新预测,2019年和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分别为2.6%和2.7%,处于中速和低速水平。在这种基本情况下,原油价格很难长期持续上涨。侯赛因·乌庄对沙特阿拉伯的无人机袭击只会是一场短期骚乱。除非这一事件演变成中东的长期冲突,否则石油和服装业仍将保持目前缓慢的复苏状态,进入商业周期需要很长时间。

资本市场似乎很久以前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对石油服务公司的估值非常谨慎。中海油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是首家获得a股的石油服务公司。从2002年上市到2015年,其市净率从未低于1.8倍,但目前其市净率为1.1倍。

然而,市场对另一家石油服务企业的中国石油项目更不乐观。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持有现金资产近262亿元,生息负债仅15亿元,相当于现金净额247亿元,而公司总市值仅为214亿元,市净率为0.92倍,现金净额比率为1.15,在a股中排名第一。

然而,中石油的项目已经引起了“聪明钱”社保基金的关注。社会保障基金从2018年年中开始进入。在此之前,中石油的股价在半年内下跌了30%。截至2019年上半年,持股比例已增至6.88%。由于中石油的流通股比例不到28%,社保基金已经持有流通股的四分之一。社保基金显然对该公司持乐观态度。

市场猜测社保基金的巨额头寸有两个原因。一是该公司的现金高于其市值,其安全边界也更高。另一个原因是,在“七年石油会议战争”的背景下,国内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对订单增长有极高的把握。目前唯一的问题是订单价格相对较低,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解决。社会保障基金可能愿意等待。这将成为一个经典的价值投资案例或陷阱,仍然需要时间来检验。

河北快3投注 北京赛车pk10官网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投注 99真人网址

上一篇: 崂山公安反电诈系列短片《休想骗我》首发
下一篇: 开水烫餐具真的能消毒吗?答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