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裴营网>综合>正文

国资“输血”社保提速,让“家底”更稳固

2019-10-25 08:51:10 来源:裴营网

最近,转移国有资本补充社会保障基金的步伐明显加快。9月25日晚,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宣布将向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转让10%的股份。随后,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和交通银行相继跟进。

此前,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税务总局、证券期货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全面推进部分国有资本转移充实社会保障基金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给出了国有资产转移社会保障的运行路径,明确了到2020年底基本完成转移的“时间表”。这意味着从2017年开始的国有资产和社会保障转移已经进入“加速冲刺”阶段。

面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人们对增加养老福利的需求以及对养老基金可持续性的担忧,相关专家表示,国有资产转让是一项防范措施,加快国有资产转让,丰富社会保障的“财政资源”,给劳动者“安心”。

弥补历史遗留的资金缺口

转移国有资产时社保基金是否缺钱?目前,似乎没有。今年1月至7月,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2万亿元,支出2万亿元左右,余额2000多亿元,累计余额约5万亿元。从最新的养老金法案来看,财政部部长刘坤表示,中国养老保险基金总体运行平稳,养老金支付有保障。

那为什么养老金要“输血”?刘坤最近在全国会议上介绍了关于划拨部分国有资本补充社会保障基金的问题。1997年,中国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时,规定退休企业职工在该制度建立前不需要缴纳养老保险费,基本养老金按原缴费方式缴纳。对已参加工作的人员,系统建立前的连续工龄视为缴费年限,基本养老金结合实际缴费年限计算缴纳。

“这种制度安排一方面降低了企业的经营成本,扩大了企业资本的积累;另一方面,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也存在缺口。对于历史遗留下来的这部分资金缺口,如果通过提高税收和养老金缴费率来解决,实际上是将债务转移给下一代,这将导致代际不公平。”刘坤说,通过转移部分国有资本来弥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缺口是合理的,也是切实可行的。

除了历史债务之外,老龄化带来的养老金支付压力越来越大,使人们对养老金的未来感到担忧。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炳文表示,对当前养老金结构的详细研究表明,巨额年度余额的很大一部分来自财政转移支付,系统自我平衡能力较差。除去财政补贴,该体系本身无法实现收支平衡。

对此,财政部建议从“建议、计划、补充和改革”四个方面推动养老保险制度朝着更加公平和更加可持续的方向发展。其中,转移部分国有资本补充社会保障基金已成为“组合拳击”的重要组成部分。

转让有明确的“时间表”

从国有资产转移的社会保障基金不是人们所说的养老金,而是国家社会保障储备基金,主要用于补充和调整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支出,弥补一些差额。

事实上,国有资产向社会保障的转移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2015年,财政部、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成立专门工作组,研究论证国有资产配置补充社会保障基金的总体规划。

2017年11月,出台了国家计划,即转移部分国有资本补充社会保障基金的实施计划,具体针对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和金融机构,转移比例为企业国有股的10%。

目前,转移进展如何?记者了解到,在中央一级,已有三批67家中央企业和中央金融机构被转移,国有资本转移总额约为8601亿元。其中,财政部履行投资者职责的中央金融机构转移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在地方层面,截至2018年底,浙江省和云南省基本完成试点,分别转移国有资本158亿元和185亿元。

最近的突破是今年7月1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全面推进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和金融机构10%的国有股向社保基金及相关地方事业单位的转移。作为金融投资者,他们应当按照规定享有收益权和其他权利。

关于“全力推进”的概念,中国金融科学院公共资产研究中心主任温于宗表示,这意味着所有国有企业都将被覆盖。符合条件的国有和中央企业,如产权清晰、股份未依法冻结或抵押的企业,将进行转让。同时,地方国有企业也将加大转移力度。

根据通知,全面开放转让有明确的“时间表”:在中央层面,合格企业到2019年底基本完成,真正有困难的企业到2020年底完成,中央行政事业单位经营的企业在完成集中统一监管改革后进行转让;在地方一级,移交工作将于2020年底基本完成。

如何管理和使用万亿美元的“蛋糕”?

根据全国国有企业决算,截至2018年底,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包括金融)国有权益已超过70万亿元。国有资产转移后,社保基金“蛋糕”将扩大1万亿元。如何管理这笔“巨额存款”?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问题。

财政部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根据规定,转让完成后,接收方获得收入的方式是“以股息为主,以经营为辅”。换句话说,国有资本的收入主要来自股权红利。今后,各承办单位的同级财政部门将考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支出需求和国有资本的收入,及时实施征收,专项用于弥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缺口,不纳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管理。

"管理和使用这些资金并不容易。"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与战略研究所副所长杨志勇表示,作为一项金融投资,创业实体的收入主要取决于股权红利,企业利益转移的质量更为关键。

据介绍,通知附件附有《关于部分国有资本划转补充社保基金有关事项的操作办法》,要求全国划转工作严格遵循《操作办法》,规范划转操作。

现阶段,考虑到国有股权转让后将开始产生收益,为了在保证资金安全的前提下保持和增加价值,《操作办法》明确规定,国有资本转让产生的现金收入可以在国有资本转让操作管理办法出台前由承办单位进行投资,投资范围仅限于银行存款、一级市场购买国债和转让对象增资。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军(You Jun)认为,具体实施转移的首要任务是由地方当局制定和颁布实施计划和具体实施细则。要科学合理地制定转移计划和方案,明确关键环节的具体要求,确保转移工作有章可循。

刘坤说,下一步,财政部将会同有关部门深入调查研究,制定中央财政国有资本转让的经营管理和罚没资金的具体使用等配套措施。(记者贝梦媛)

上一篇: 混双颁奖仪式现诡异气氛:中日两队全程无交流,日本队表情亮了
下一篇: 专访UFC首位亚洲冠军张伟丽:国人加油的声音给了我力量